真空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真空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楚源股份IPO污染大户命悬环评

发布时间:2021-01-07 20:34:53 阅读: 来源:真空过滤机厂家

“杨志成在石首手眼通天,很多污染事故都由政府出面协调了。”一名楚源股份内部人士说。

杨志成,楚源股份的董事长和创始人。20多年前,该公司还是一个小作坊,如今已成荆州企业大鳄,石首市当地有近万人的生计依靠楚源股份。

4年前,深受“长江污染大户”诟病的楚源股份借壳ST宝龙失败后,日前又欲IPO。其上市目的是投资两个项目,即扩建年产1万吨精品H酸项目,需投资17765万元;新建氧极化阴极(ODC)技术12万吨/年烧碱项目,需投资88600万元,两项目共需资金约11亿元。

日前,湖北省环保厅公布的楚源股份上市环保核查公示显示,上述两个募集资金的项目均获得环评审批,这似乎意味着,楚源股份的IPO之路又迈出了一步。

但楚源股份旗下拥有的另3家涉及主营业务的控股子公司—华丽染料、鑫慧化工、得宝染料,应是制造污染的渊薮,其环评情况将如何?能否获得通过,应充满悬念,且成为最大障碍。

针对当前外界铺天盖地的污染指责,上市心切的杨志成已将“楚源化工”改穿了“楚源股份”新马甲,但其多年违规向长江不达标排污,以及多次被各级环保部门查处,包括各大媒体对其污染问题的追问声,依然不绝于耳。

排污口被“监控”

在屡遭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各大媒体曝光后,楚源股份当前的应对手法更显小心和隐秘。

多年来,楚源股份一直违法违规向长江直接排放污染物,被各级环保部门多次查处,媒体对其污染问题曾数度曝光。在遭查处和曝光后,楚源股份一方面积极整改,也开始技巧性应对,并采取一系列“措施”来应付执法部门和媒体。

2月15日,时代周报记者按图索骥,来到楚源股份子公司—湖北华丽染料工业有限公司(简称“华丽染料公司” )位于长江边的排污口,64岁的杨姓村民告诉记者,他们是按时间来排放的,一般是晚上七八点钟,排出的水是红颜色的,岸边的草都被熏死了,下游的鱼经常被毒死。

据周遭的居民向记者反映,从厂区由南向北通往长江边的田地里,种的庄稼和树木,多年来饱受污染,通常是作物叶片泛黄、溃烂,导致减产,树木从顶梢枯死。

“排污口有专门的人看守,楚源股份埋有两根排污管道直接通到长江江滩,枯水季节可以直接看到其排污,现在看守排污管人员实行三班倒,对陌生人特别敏感,这都是厂里安排的。”在湖北石首市张城垸社区居住64年的杨姓村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在江边,不时有两人分别骑着牌照为鄂DFM806和湘籍牌照的摩托车来回“巡视”。知情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楚源股份的这种一天三班倒的看守已经持续很长时间,特别是确定重新IPO计划后。受聘的看守人员多为年轻力壮的彪形大汉,昼夜巡逻,风雨无阻。

“看守的目的就是专门监控外地人,他们就住在附近的石棉瓦房里,一旦发现陌生人靠近污水管,立即会上报厂里,并进行盘查。”知情者说。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半公里开外的那处石棉瓦房地势较高,视野开阔,很容易看到通往江边唯一的泥巴路。

时代周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楚源股份下属子公司华丽染料公司的排污管斜着插入江中,由于受江水和排污的影响,岸边已经崩岸相当严重。

一名核心知情者向记者介绍,楚源股份对付举报者和新闻媒体的方法无非两种,一是由当地政府出面摆平,二是用钱暗中搞定。

“这几年来虽然有很多媒体记者来,我们的举报投诉也很多,但大多数都没音信,楚源股份已有了自己的一套应对方法。”上述人士表示。

“维稳”成大事

“楚源股份的上市就是石首市政府的大事,社区干部当然要帮公司来安定当地居民。”知情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记者在位于楚源股份厂区边的张城垸社区走访时,几乎听不见鸡鸭鸣叫,只有村头被誉为“小香港”的麻将馆人声鼎沸。仅有几个过往村民警惕着打量记者,长期环境污染纠纷拉锯战中,许多村民已养成习惯性回避。

张城垸社区党支部书记熊玉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里的农作物经常被搞死。”为此,楚源股份一年对社区有约20万元的“协调费”用于解决这些问题。

另一方面,近年来村里癌症多发,多为喉癌、肺癌等,村民怀疑与楚源股份污染排放有关,虽然多次反映到政府,但是一直没有一个结果和说法,也没有相关部门来进行调查或鉴定。

时代周报记者获取一份资料显示,2011年,在张城垸社区三组,279名村民共计拿到污染款23630元,人均仅84.695元。当年,整个社区“协调费”是160268元,其中包括6起事故污染补偿以及各类补偿。

有着2394名居民的孙家拐社区也是紧邻楚源股份的村庄,一村干部表示,该社区“污染费”每年人均150元,每年楚源股份给社区的各类费用在50万元左右。该社区一干部透露,去年一癌症患者去世后,到企业闹事,企业给予8万元“补偿”了事。

在这两个社区,如今呈现这样一种奇怪局面:社区干部的主要工作是为楚源股份“服务”,一是给村民安排就业,二是维护社区稳定,不让村民在企业闹事。事实上,对于楚源股份的污染非议大多无果而终。

2月15日,时代周报记者沿着防汛堤察看楚源股份厂区,发现老厂区堤内几堆废渣无人看管,与厂区南边相隔不到200米的垃圾处理厂浓烟弥漫,臭气熏天。

厂里工人表示,虽然工作轻松,工资尚可,但闻不惯气味,不少人纷纷离职。

公开资料显示,楚源股份是石首当地最大的民营企业,也是国控重污染企业,年销售额35亿元。2011年上缴税收近8000万元,最好一个年份为地方贡献高达1.8亿元税收。据了解,2011年,石首市财政收入5.04亿元,地方一般预算收入3.1亿元。

一名当地官员告诉记者,楚源股份在石首市可谓翘楚,也是政府政绩的重要体现,虽然污染大户的臭名在外,但当地政府肯定要“力保”其上市顺畅。

他说:“这不仅是石首市的政绩,更是荆州市的,当然要被特保了。”

“环评”难逾越

业内人士普遍担忧,如想顺畅IPO,目前摆在楚源股份眼前的“拦路虎”,不是资金,而是环评。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4年前借壳失败后,楚源股份欲冲关IPO,但一直低调潜行。该公司一名高管人士表示,上市工作圈定在几个核心高管范围内,其他人不得接近和过问,66岁的董事长杨志成由此曾对内部发飙:“上不上市是老子考虑的问题,你们不要听外人猜测。”

据了解,楚源股份去年正式申请上市,核心是借力资本市场,扩能增产两个项目:一、扩建年产1万吨精品H酸项目,需投资17765万元;二、新建氧极化阴极(ODC)技术12万吨/年烧碱项目,需投资88600万元,两项目共需资金约11亿元。

楚源股份总裁杨鹏对于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以“在谈生意,不太方便”为由挂断电话。

但业内人士分析,目前摆在楚源股份眼前的拦路虎不是资金,亦不是市场,而是“环评”,这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关口。

楚源股份环保部长王兵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在环境治理上有了很大改善,每年环保治理投入约1亿元,污水排放量减少到每天3000吨,较之以前减少两成。

但面对记者要求调阅相关环保解决方案的资料,楚源股份以“公司机密”为由婉拒。

石首市环保局局长龚平华如此解释当前的外界质疑:以前的环境污染问题应该说已经解决好了,“现在还在说的是存在三种动机,一是同行业竞争对手打压;二是前高管负气出走后的情绪化反应;三就是附近村民动机不纯,目的是要钱,要补偿”。

作为日常监管方,石首市环保局表示,如果有污染,企业肯定上不了市,从2007年以来,楚源股份环境已有很大改善,“接到过投诉,但没查到”。

既然楚源股份以前环保问题解决了,那是否可以调阅相关监管资料?无独有偶,石首市环保局龚平华局长也拒绝时代周报记者查看资料,他说:“不能提供给媒体看,一般是办案人员需要或者上级部门来才提供。”

然而,对于楚源股份的污染问题是否已全部“纠正”的提问,荆州市环保局局长张明军则明确表示:“对上市环评尚不清楚”。

而就在2月1日,湖北省环保厅公布了楚源股份的上述共需募集11亿元资金的两个项目,并均获得环评审批。

此外,相关公告还称,楚源股份旗下拥有华丽染料、鑫慧化工、得宝染料3家全资子公司,以及楚源进出口、荆源化工、楚源国际和楚源国际(瑞士)4家子公司。由于楚源进出口、楚源国际以及楚源国际(瑞士)均为非制造业,故不作为环保核查对象。

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楚源股份旗下所拥有的另3家以生产染料为主营业务的控股子公司华丽染料、鑫慧化工、得宝染料,它们是楚源股份的污染大户,其污染状况当前到底如何?其环评是否能如期通过呢?公众拭目以待。

依据上市铁律,拟上市企业环评经省级环保部门审核通过后,须报请国家环保部门和中国证监会核查批准。

由此,湖北省环保厅污染防治处一名负责人担忧地表示,环评问题能否获得通过,还得经过国家环保部和中国证监会的最终审核。

上海做可视人流大概多少钱

重庆九龙坡治疗银屑病要花多少钱

上海超导可视无痛保宫人流

南京皮肤医院_治疗黄褐斑的注意事项有哪些呢

上海做早孕检查的价位大概是怎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