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真空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JMedia香港钟表商人未能实现的瑞士品牌梦-(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04 21:14:31 阅读: 来源:真空过滤机厂家

从钟表维修的小生意起家,逐步积累财富后,向上游品牌进军,购买处于低谷的瑞士品牌回来经营,这是当年一步步起家的香港商人们共同的心路历程:他们不甘处于价值链的末端,他们要成为品牌的所有者和塑造者。

前两天,朋友转发了一段二十几年前的广告视频给我,告诉我说这个视频看得她好感动,不到两分钟的默剧让她泪水在眼圈里打转,快哭了出来。

我点开视频,记忆之门随之打开,这是一则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腕表电视广告。北方的朋友可能没有多少印象,但是位处南国的那一代人,想必都从香港的电视台里看过这个。

广告由发哥和吴倩莲主演。讲述的是抗战时期,一名空军士官为抵抗外族侵略,新婚燕尔即赴前线作战,英勇殉国以后,妻子追随丈夫脚步,自杀殉情的凄美故事。英姿飒爽的发哥,年轻富有东方美韵的吴倩莲,入戏十分的表演,再加上纯美的背景音乐,确实触动人心。

穿插其间的广告主体是两人的爱情信物——一只“天长地久”的TITUS腕表。“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的品牌slogan,也因当年这段电视广告的成功而成为经典,也成为了那代人关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个记忆符号。

广告导演是著名的香港广告人朱家鼎,也就是大美女钟楚红的丈夫,他们当年可是香港影视圈才子佳人的典范。可惜的是朱家鼎已于2007年早逝,留下“红姑”孤孓一人。

朱家鼎的这段广告创意并非空想杜撰,确实是花了心思,挖取了一段抗日战争时代的历史事迹加以改编。对比当今,我不得不说,黄金时代香港演艺界的专业精神和横溢才华真值得敬佩。

七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是香港的黄金时代。这个阶段香港经济发展迅速,引领“亚洲四小龙”腾飞,各方面都蒸蒸日上,影视业更是冠绝亚洲,被誉为东方的“好莱坞”。

港人富裕起来以后虽然没有像日本人那样,高调地去买下纽约象征之一的洛克菲勒大厦,但也低调地去欧洲收购了不少当时正处于逆境中的瑞士腕表品牌,比如上面广告里的TITUS。

TITUS全名是“SOLVIL et TITUS”,中文名字“铁达时”,19世纪末创立于瑞士Jura山区。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石英危机”中陷入经营窘境,被香港上市公司——宝光集团收购,宝光集团后来又取得了CYMA、UNIVERSAL GENEVA以及PRONTO等瑞士腕表品牌。

当年香港人收购瑞士腕表品牌的案例还很多,同为香港上市公司的冠亚集团,收购了JUVENIA品牌;刘展灏的运年表业集团,将Jean d'Eve、BULER和SULTANA三个品牌收归旗下;ROMA、ENICAR等品牌也是在那个时候由香港公司控股。

因香港是当年内地接触世界的窗口,港人手里的这些品牌第一时间为国人所知,成为瑞士腕表的代名词;如今内地改革开放深入,其他瑞士腕表品牌悉数进军中国,它们已不再是瑞士光环环绕,各自命运不一,甚至一个集团内的品牌也是处境各不相同,比如宝光集团。

TITUS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被宝光集团寄予厚望,除了周润发和吴倩莲,梅艳芳、王杰等当红明星也曾经出任代言人,宝光集团可谓倾力打造,意图使得 TITUS风靡华人界;而在今天的内地市场上TITUS已经不怎么有声音了,不知道考古翻出来的这则经典广告还能否帮助TITUS重拾旧名?

CYMA倒是依然打着“SWISS MADE”的光环在推广,甚至宝光集团2014年又花大钱请了国际足球明星哈维来代言——CYMA是宝光集团现今的重点。PRONTO品牌虽然也是 “SWISS MADE”,市场却不温不火;UNIVERSAL GENEVA就比较惨了,现在处于“昏睡”状态,不知前途几何。

宝光集团也许没几个人知道,可是说到“时间廊”或者“City Chain”,想必大家会“哦”一声,原来就是那个在商场角落或是街头转角小小的手表柜台啊!是的,时间廊是宝光集团旗下的腕表销售连锁店,在大陆、港澳台以及东南亚有近400家门店。

时间廊售卖自家集团拥有的品牌以外,还销售便宜的日本石英表精工、卡西欧等。没有什么光鲜奢华的门面,也没有那么多奢侈华丽的贵金属复杂时计,这就是宝光集团的钟表生意,2014财年给宝光集团贡献了近22亿港元的销售额。

宝光集团的背后是黄创增和他的兄弟们。黄氏兄弟是富二代,他们的父亲黄子明是泰国籍华人,上世纪二十年代随家人“闯南洋”谋生。从黄子明的父亲在曼谷第一间钟表维修小铺起始,黄家不断扩大钟表生意规模,又抓住时机逐渐涉足燕窝、房地产等行业,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积累起了数亿美元的家业。

后来黄家的生意拓展到香港,因各种业务需要而举家移民,转身成为了香港商人。黄子明的几个儿子在香港继续经营钟表、燕窝以及房地产等业务。上世纪七十年代黄家将钟表制造和销售渠道业务整合上市,就是宝光集团。

宝光集团从钟表维修的小生意起家,再到钟表渠道商、机芯零件制造商,积累财富后,向上游品牌进军,购买处于低谷的瑞士品牌回来经营,这是当年一步步起身的香港商人们共同的心路历程:他们不甘处于价值链的洼地,他们要成为品牌的所有者和塑造者。我简单称之为香港钟表商人的品牌梦。

这个梦今天仍然在继续,即使港人手中的瑞士品牌名气并不怎么响亮。同样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落入“外人”之手,对比处于斯沃琪和历峰等大集团旗下的品牌,它们如今处境相差颇大,个中原委值得深思。

品牌基因固然存异:可以说斯沃琪他们当年收购的品牌有比较好的历史传承,有足够的机械表技术根基,等等。但这一点我认为并非根本原因,比如LVMH 集团的HUBLOT,它就是一个创立于1980年代的年轻品牌,没有历史传承可以讲,可它确被LVMH打造成腕表部门的核心品牌。

经济基础差异倒是一部分原因。当年,阿诺在LVMH之前有成功的地产业务,历峰老板有实力雄厚的烟草业务,斯沃琪集团背后有瑞士银行业的支撑,可以不断的给腕表品牌的经营输血。而大部分港商,没有这个财力。

比如JUVENIA,请了“海盗王”Johnny Deep为最新的六分仪腕表代言,创意很搭。但对于只有十亿港币销售规模的冠亚集团来说,这可是下了血本,要配合代言广告的后续推广,冠亚集团就掏不出那么多钱了。反观HUBLOT,在全世界与各项顶级体育赛事合作,HUBLOT爱足球,HUBLOT爱篮球,HUBLOT爱赛车……

相似的还有OMEGA当年的推广,可是请当红超模辛迪·克劳馥去各个城市“地推”。

但财力也不足以解释问题,经营理念的差异占据更大一块原因,比如宝光集团。黄家在钟表业务以外,还有燕窝、房地产等业务,曾经以数十亿美元的身价位列泰国富豪榜,与历峰和LVMH当年进入奢侈品领域时境遇很像。

但是八十年代初就归属宝光的TITUS品牌,并没有往上走,被塑造成高端品牌,反而越来越往下沉,甚至连“SWISS MADE”都没有了,变成了“瑞士品牌,日本机芯”。反例除了HUBLOT,还有A.LANGE&SÖHNE,这个德国品牌消失了近五十年后才又被“复活”,历峰给予了足够的财力和物力支持,经过二十年已经是不折不扣的世界级奢侈腕表品牌。

香港钟表商人的品牌梦没有很甜美,原因可能还有种种,观念一定是第一位的。不管是历史短的HUBLOT,还是断了历史的A.LANGE&SÖHNE,都值得借鉴。做精致的产品,不一定要稀缺成为奢侈品,但一定要品质精良可以永恒,才有可能打造出知名品牌。

香港钟表商人的品牌梦近年开始传递给渐渐富裕起来的内地商人们。香港上市公司冠城钟表珠宝集团,在内地以钟表制造和销售为主营业务,持有国内重要腕表品牌罗西尼和依波。新千年以后,冠城钟表珠宝陆续收购欧洲品牌——位于瑞士的ETERNA和CORUM,以及英国的DREYFUSS GROUP及其旗下的几个品牌;深圳上市公司飞亚达集团,也在新千年后收购了的EMILE CHOURIET品牌。

冠城钟表珠宝也好,飞亚达也好,目前国际品牌的业务基本都是亏损状态,都在以国产品牌和国内渠道经营获得的收益来支撑。

,的主席韩国龙,曾经对媒体表示要将冠城钟表珠宝集团打造成为中国的“斯沃琪”,从现状看,还是香港同行们的经验看,他的路还很长,也充满未知。但是中国商人们的腕表品牌梦,值得尊敬。

广西苏太猪养殖场哪里出售苗猪

海南写字楼过户税费

室内加湿器CE认证质检报告盖CNAS章验厂

中山英语培训学校石岐区零基础英语培训班

六盘水山桃种子报价武汉企业网

外贸品牌折扣女装连衣裙批发厂家直批真诚周到的服务

甜高粱牧草种子低价热销常州甜高粱牧草种子草坪草籽

江西吉安注浆灌浆一体机砂浆注浆灌浆一体机技术指导

福特全顺冷藏车厂家惊爆价促销可分期包送货

万泰线缆16平方600度云母线编织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