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真空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网红雇大学生打工扬言上学有啥用2017年还敢嗷嗷叫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1:28:41 阅读: 来源:真空过滤机厂家

2016年被称为中国的“网络直播元年”,关注直播行业都会记得那一张包含了有百家直播平台Logo的图片,它生动地反映了直播创业的盛况,曾有一位貌美的直播扬言,如今我们开着豪车,让大学生为我们打工,上学有啥用?她们的收入又有多少?随着监管部门对直播的监管政策进一步实施,2017年,网红直播又将面临着怎样的变革?

网红直播开跑车,大学发生给为她们打工引争议

网红经济”作为一种经济现象存在并非不能接受,但通过低俗炒作出名、以恶俗色情表演来吸引粉丝等无底线无操守直接挑战社会道德的行为,让“主播”职业充满了争议。

“轻松月入百万,年收入过千万”等传闻,让“网络主播”正成为眼下不少自由职业者的热门选择之一。而门槛低、收入高的主播行业性质,也吸引了诸多年轻貌美,甚至尚未完成学业的年轻大学生的加入。前不久就有两位来自湖南长沙的90后美女网红在某平台直播撕书,并且还高调地表示,她们不读书照样开跑车,大学生也得给她们打工。此言论一出,立刻引来众多网友的围观。

直播们的月收入有多少?真能口出狂言的讲顾得起大学生吗?以国外为例,擅长制作恶搞、惊悚游戏视频的当红主播 PewDiePIe 拿下了第一名,拥有将近 5000 万用户订阅收看,一年间的税前收入达到了 1500 万美元。

再来看看国内的,根据头条与今日网红联合发布的《2016直播行业年度报告》显示,映客、花椒、陌陌、易直播收入前1万名主播作为样本,在2016年,至少有2名主播收入过千万,45%的主播收入在5万-10万元之间。移动端主播中,陌陌的女主播“这个少女不太冷”收入高达1160万元。据统计,活跃在直播平台的主播人群中,女主播比例高达73%,一线城市、东北地区的女主播数量多,在收入方面女主播收入高达14.81亿元,远高于男主播的5.67亿元。

例如在1月5日,北京,北京辰星盛世公司准备了上百万元现钞,为几名美女主播现场发放年终奖。据了解,这些年终奖是发放给在前一年中表现出色的几名网红女主播,现场每名女主播领到了15万至25万不等的人民币。 几名女主播与堆成“小山”的上百万元现金。

当然,这些只是一小部分人,“网上说的主播能一夜致富,其实是将这个新生职业价值夸张放大了,月入万元并不轻松,上百万更是寥寥无几。”网红推手秦毅透露,其签约的主播都非常吃苦,有的凌晨4点多去户外直播节目。“现在有的女主播为了出名使尽各种招数,绝大部分不是炫富就是‘卖肉’。之前平台那些不小心流出的不雅行为的直播,其实很可能都是故意的。”

直播新规已出,公共场合隐私也受到保护

曾经有一段直播比较火,发生在某女澡堂内直播,随之,网友直呼网络直播不能无底线!女子在澡堂里直播被拘留引关注!

随之,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11月4日发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规定自2016年12月1日起施行。新规对互联网直播做出了一系列的制度性安排,对规范网络直播服务有很强的针对性。

规定要求,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的,应当依法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并在许可范围内开展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

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落实主体责任,配备与服务规模相适应的专业人员,健全信息审核、信息安全管理、值班巡查、应急处置、技术保障等制度。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直播服务的,应当设立总编辑。

监管进一步趋于严苛,找到平衡点比较难

直播平台产生大量的UGC的同时,也伴随着内容的参差不齐,由于利益驱使及视频直播审核难的原因,直播行业不雅事件频出,各种千奇百怪、博人眼球的直播层出不穷。那么,当公共媒体展示私人社交行为的时候,它界限到底是什么?当私人列领域侵入到公共生活空间的时候,它们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就在2016年下半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文化部等相关政府部门分别下发通知和规定办法,对网络直播进行管理和规范,而这无疑对正在野蛮发展的网络直播行业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强力监管”成为了贯穿2016年的主基调。

业内人士认为,在复杂多变的互联网生态下,经常会出现政策法规的颁布落后于实际行业发展的情况,但大多数时候政策和市场会逐渐磨合,最终找到平衡点。不会因为监管法规的出现最终导致行业的衰落,最终做出选择的还是市场。直播行业向头部集中的趋势将越来越明晰,并有可能引发新一轮洗牌。而可预见的是监管的常态化和效率的提高;但在九龙治水的背景下,多头监管、监而不管的局面也将继续。

直播行业2017年还能“顺风顺水”?

经历了一年时间的疯狂,随着用户增长红利逐渐消退,进入2016年下半年,直播市场趋势陡转直下。面临着优质内容缺乏,多方巨头围剿、运营成本加大、用户加速流失、融资变难,政策趋向严苛等多重危机。

根据QuestMobile提供的数据,从去年10月起,直播行业应用阅读新装量保持持续上涨势头,到今年8月触及最高点8166万;9月开始,该项指标骤跌回7121万。

与此同时,根据相关报道,直播市场上的300多家平台或有超过1/3已经死亡,包括爱闹直播、网聚直播、趣直播、微播、凸凸TV、ulook要看直播、美瓜直播等。直播江湖,已经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境况。

纵然直播行业被热捧,但商业模式一直不是很不清晰,“普遍亏损”、“盈利艰难”是直播行业所不能回避的现实问题,仅依靠打赏分成的商业模式过于单一,难以抵消带宽和签约直播的成本。

即便是像花椒、映客这样的头部平台,拥有漂亮盈利能力的企业也是乏善可陈。2015年,作为国内最火的移动直播之一,映客估值高达70亿元,总收入为3048.36万元,净利润为167.28万元;预估映客在2016年的收入在5000多万左右,月利润不足10万元。

2017年,直播的路在何方?

《首席娱乐官》的观点为,要实现从“资本输血”到“自我造血”的过程,就需要在海量流量支撑的前提下,拓展多种变现渠道:流量变现、内容变现以及流量+内容变现。

在这三种模式之下,会有几大类内容生产者生存下来:

第一种是明星级别的网红,尽管可能话题就是单纯的娱乐,但是流量足以支撑广告的投放;

第二种是垂直行业的网红,如游戏直播、服装达人、化妆达人,通过直播场景的嵌入实现电商导流和IP转化,但因为单个体量小,需要一个组织把资源聚合起来;

第三种就是打造生态模式的公司,能够聚合内容资源、明星资源和渠道资源,这一种是最有可能大规模发展的。

总体而言:对于移动直播而言,好的内容才是保持自身热度不减的手段。直播行业未来发展的着力点优质内容和商业模式。内容模式要向UGC+PGC+PUGC去探索,为直播提供内容,且为企业盈利提供可能。

写在最后:未来的直播,将是基于移动终端的信息实时发布与社交互动平台,融合移动化、视频化、社交化三大互联网发展趋势,以社交为基础,满足了用户碎片式、场景化、主题性的互动需求。

可以预见,2017年,“直播”无论是在行业格局、内容生态还是模式构建,都会迎来新的转折点。2017年直播的劲风还会继续吹,直播江湖依然会刀光剑影,这就要看监管部门的力度有多强,才能将直播拉回到正规的社交互动平台。

工艺钟

示波器维修货源

煤矿刮板输送机价格